<pre id="j1lll"><strike id="j1lll"></strike></pre>

    <pre id="j1lll"><pre id="j1lll"></pre></pre>

      <noframes id="j1lll">
      <track id="j1lll"></track>

      <pre id="j1lll"><strike id="j1lll"></strike></pre>
      <big id="j1lll"></big>

        <noframes id="j1lll"><pre id="j1lll"><strike id="j1lll"></strike></pre>

          <pre id="j1lll"></pre>

          <del id="j1lll"></del>

          呂如婷 張義忠:中國如何有效運用知識產權推進新型工業化
          發布時間:2023年11月28日 13:59 來源:澎湃新聞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專利轉化運用專項行動方案(2023—2025年)》,對中國大力推動專利產業化、加快創新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作出專項部署。

          有效運用知識產權激勵持續創新是支撐美國工業高端化發展的關鍵力量和根基。當前,中國正在推進新型工業化,5G和新能源汽車等重點領域的知識產權領跑全球,在《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中發出強音,知識產權不再是發達國家的“專利”。賽迪研究院知識產權研究所認為,知識產權與美國工業化互促共進的經驗值得借鑒,建設中國式現代化急需有效運用知識產權加快推進新型工業化。

          一、知識產權推動技術革新,加速全球工業化發展

          工業全球化、高端化發展是科技革命不斷演進的必然結果。知識產權作為工業革命的助燃劑,激發了工業革命一次又一次跨越式發展,推動全球工業化持續演進。

          保護“星火”,傳承工業化基因。知識產權對“首次”“首個”創新成果的肯定,明確了技術創新的“起點”與“支點”,彰顯了歷次工業革命的創新力量。英國專利制度催生了珍妮紡織機、瓦特蒸汽機的創新與應用,使其成為第一次工業革命名副其實的起點和初期工業化的顯著標志。美國等國參照英國專利制度創設的知識產權制度體系,有效助推了第二、三次工業革命的發生,加速了電話、電燈以及汽車和計算機等發明的不斷涌現。在知識產權保駕護航下,工業技術創新持續深化與延續,紡織、鋼鐵、汽車等產業逐步走向自動化、規?;腿蚧?,凝結著現代工業革命創新成果的大量知識產權及其相應的產權激勵機制,成為世界工業化發展的重要特質。

          規制有序,護航工業化行穩致遠。英國作為工業革命發源地,首創全球專利制度,知識產權由此從王室“特權”變為工業創新主體享有的“私權”,極大地激發了最早發明者的創新積極性,在當時掀起了工業技術研發高潮,珍妮紡織機、瓦特蒸汽機得以“出線”,工業化進程由此開啟并不斷加快。工業領域的技術創新日趨活躍,并逐漸成為稀缺性資源,各國紛紛完善知識產權規則,有效護航和拓展工業化發展空間。1709 年,英國發布《安娜女王法令》改進和強化了美英政府的雙邊協議。1988 年,美國將知識產權貿易問題系統納入《綜合與貿易競爭法》的“1303章節”。隨著全球工業化發展步伐加快,《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關稅與貿易總協定(世界貿易組織前身),以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等國際知識產權規則應運而生,全球工業化在知識產權護航下持續深入發展。

          二、美國知識產權國際化進程推進其工業化持續發展

          縱觀美國知識產權國際化進程,其始終奉行“收放自如、內外有別”的知識產權制度,以此保護創新主體的新技術和新發明盡快運用于工業現代化實踐,從而擺脫對外依賴、引領全球,進而維護霸權,不斷拓展工業化深度與廣度。時至今日,美國仍然通過主導國際知識產權規則打擊競爭對手,維護自身的科技霸權,加速先進制造業回流。

          18-19世紀,“內松外緊”的知識產權制度助力美國工業擺脫歐洲依賴,開啟工業蒸汽紡織時代。工業化初期,為擺脫英國紡織技術的束縛,美國實施知識產權弱保護,成功開啟了本國產業革命,“扭轉乾坤”。1790年,被稱為“美國工業革命奠基者”的英國人塞繆爾·斯萊特將紡紗技術從英國帶到美國,使得美國紡織工業從代工水平提升到與英國技術同步,并通過規?;瘧猛黄朴夹g壁壘。為“留住該技術”,1790年,美國出臺的《專利法》表示,“任何人都有權利申請專利”。國內仿制和應用技術成熟后,美國又進行了知識產權強保護。1793年,美國將《專利法》修訂為“僅美國公民可以申請專利”。1815年美國紡織業開拓者弗朗西斯?卡波特?洛厄爾對英國動力織布機進行仿制和改造,并獲得專利。從此,美國徹底擺脫了對英國紡織技術的依賴, 使國內紡織業蓬勃發展,并進入“蒸汽動力紡織時代”。

          19-20世紀,知識產權“貫標”全球,護航美國產業全球分工與布局,推動美國工業實現高端化發展。知識產權創造與發明,開啟了美國的“工業進步時代”。19世紀70年代,貝爾電話、愛迪生電燈、福特汽車和萊特飛機等發明相繼出現,鋼鐵、電力、冶金、石油等工業飛速成長,美國產業結構由輕工業調整為重工業。1894年,美國工業產值實現全球第一,鋼鐵工業遙遙領先,基本完成工業化。

          20世紀,集成電路、計算機以及“美國自動化生產體系”的普及應用,促使美國工業向高端化邁進,開始將低端產業鏈外移。歐亞等新興工業國家憑借技術模仿逐漸步入工業化階段,美國倍感威脅。1979年,時任美國總統卡特提出將知識產權作為國家戰略,先后出臺《拜度法案》《聯邦技術轉移法》等,擴大了知識產權保護的深度與廣度。1988年,美國國會通過著名的“301 特殊條款”,強制他國接受并遵循美國知識產權標準。為進一步拓展工業化發展的國際空間,美國將知識產權國內法“貫標”全球。通過建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世界貿易 組織(WTO)等國際組織,簽訂Trip、TTP等協議,建立了符合美國利益的國際知識產權規則體系,維系以美國利益為核心的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單邊保護成為國際社會共同遵守的國際規范,美國主導的國際知識產權規則助力其工業化牢牢鎖定“微笑曲線”兩端的巨大利益,不斷向高端化發展。

          三、知識產權該如何助推中國新型工業化

          對比中美工業化進程不難發現,二者從產業鏈低端到實現全球工業產值第一,知識產權都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從引進吸收再 創新到應用技術突破,既需要積極參與知識產權國際規則制定,更需提升知識產權國際規則話語權。當前,推進新型工業化對知識產權創造、運用、管理和保護提出了新要求,知識產權不僅要助推各類創新主體在關鍵核心技術創新上持續發力,催生更多的新技術新產業,增強發展新動能新活力,還要護航產業體系的現代化建設,美國知識產權和工業化互促共進的成功經驗值得借鑒。

          加快重點領域知識產權創造與布局,構建優勢領域標準必要專利生態。一是加快關鍵技術領域知識產權布局,梳理關鍵技術路線,找尋關鍵技術“支點”,進行專利挖掘,實現多點突破,促進專利等成果落地轉化為現實生產力。二是聯合新能源汽車、5G和半導體封裝等領域生態主導型企業、產業龍頭、“小巨人”企業和“專精特新”企業,探索形成標準必要專利聯盟,構建標準必要專利生態,進一步促進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鞏固和擴大產業優勢,提升國際競爭力和引領力。

          建立健全與中國新型工業化要求相適應的知識產權制度體系,護航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提升。一是建立健全中國新型工業化推進過程中新技術、新業態和新產業的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加快制造業重點領域知識產權服務平臺和專業化科技成果轉化機構建設,實現產業基礎領域關鍵核心技術突破和產業化應用,打造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工業品牌。二是依托產業技術基礎平臺項目,支持地方開展制造業創新成果產業化試點,引入知識產權成果標準評價體系,完善知識產權成果轉化獎勵機制,加強工業企業知識產權成果轉化能力,推進產業科技創新體系建設,支撐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發展。

          積極參與制定國際知識產權、貿易制度,提升制造業知識產權全球治理能力。一是把握發展大勢,積極推進《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和《中歐地理標識協定》等國際合作協定,充分發揮大市場優勢,在高水平對外開放中,優化區域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二是通過上海合作組織、博鰲亞洲論壇、 亞太經合組織、金磚國家峰會和中亞峰會等國際盛會,助推“一帶一路”倡議與其他國家發展戰略對接,以知識產權為抓手,從參與規則到建立規則,提升全球影響力、競爭力和主導力,扎實推進新型工業化支撐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完)

          本文作者|賽迪研究院知識產權研究所 呂如婷 張義忠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全球智庫”欄目

          Japanese无码内射合集